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
浏览量336 点赞865 2020-07-12

从欧洲回来台北,算一算居然近两个月了,时光很奇妙,明明看它是踱着步伐慢慢的走,却总也是不歇止地往前。

在欧洲的那一年,我待在法国的第二大城里昂 Lyon(虽然连法国人都不确定到底马赛还是里昂算是第二大城)。那一年的日子,我很幸运能用之前打工存下来的一点点小钱,加上爸妈的慷慨资助,走遍了很多欧洲我想去的国家,逛了很多各具风味的城市。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一个人走过的捷克布拉格,跳舞的房子即便在川流不息中仍不忘记拥抱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偶然遇见的德国Dresden 中古圣诞市集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甘愿一辈子都不要醒来的义大利蓝洞

捷克布拉格、CK小镇、波兰克拉考、西班牙巴赛隆纳、匈牙利布达佩斯、德国柏林、慕尼黑、得乐斯登、义大利威尼斯、丹麦哥本哈根、毕朗德英国伦敦、巴斯、法国史特拉斯堡、夏慕尼、卡卡松、马赛、廊香教堂...都曾缩影至我的镜头底下,陪伴我前往下个目的地。

这种心情其实我很能感同身受,有一段时间,在刚回来台湾的时候,我也很不快乐。

在欧洲的时候,我觉得那片土地好大,而我也很大。我觉得自己充满了对未知冒险的勇气,天不怕地不怕的认为什幺都难不倒我,正因为生活的模式被重新建构,所以能放胆让自己从降落那一刻,像呱呱坠地般从头学起。因为什幺都不懂,反而很强大。回到台湾之后,我是带着这样强大的信念回来的。但不知不觉,我又缩回了自己小小的殻,闷闷的发现:「想要的东西好多,能够拿在手里的却好少。」

当然欧洲的城市绝对也不是一片真善美,有人在街头高举着「可怜可怜我家的两个小孩,我们肚子饿坏了已经三天没吃东西」的标语;有人在火车站的暗角,用一张根本不够大的薄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,就这样瑟缩地过了一晚,车站的屋檐是他的屋顶,车站的厕所是他的澡堂,让他感到温暖的是走过的人递过去的一根香烟,或是轻轻放下的几块铜板。

这些是满嘴颂扬欧洲美好的人不会告诉你,或选择性失忆的部分。不管在哪里,生活总是有苦有乐,有高声欢笑的时刻,就有俯身痛哭的时刻。儘管如此,走过那些欧洲城市的时候,我从不曾觉得我眼里的他们是不快乐的。生命对他们而言,并非漫长而愁苦,他们的生活或许过得不济,但他们会回头看让他们轻盈起来的快乐。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如果累了,其实你可以停下来,或躺下来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嘿,邀请你一起好好看看天空好不好

我曾问过一个法国朋友,他是这幺跟我说的:「如果因为生活不顺遂,就看不见生活的美好,那不是太悲哀了吗?」是啊,不是总有快乐的时候吗,而真正重要的不也是快乐的时候吗?或许目前台湾的青年失业率13%高得惊人,但法国的青年失业率也于今年创下15年来的新高,高达24%,法国青年平均27岁才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。法国的就业情况其实并没有比较好,甚至还糟糕的多。

很多人会想:「还不是因为法国人的心态很阿Q,很逃避世事。」我最初也这幺想,但相处过后发现他们身上有着我们没有的能力。

他们总是不时地问:「这是不是你想要的?」「如果不是那该怎幺办?」所以身边有朋友的父母在60岁时离异,只因他们发现彼此再也不相爱,于是决定各自去寻找下一春。终其一生,他们追求的不是大富大贵、大鱼大肉,只不过是让自己在阖上眼之前,再没有后悔。这幺微小而重要的心愿,却常常被我们忘记。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还记得那天一个人坐在史特拉斯堡的河岸边,写写明信片,吹吹风,享受和自己的 Me time. 

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
在欧洲的时候,很享受席地而坐的时间,和那些遇到的人

所以在咒骂大环境的时候,我也常常自省,既然你不喜欢,那要不要试图改变?活得任性没什幺不好,至少妳最该明白的是心里的声音。我总觉得该容许自己在某个阶段活得迷惘,因为有了彷徨,却有去寻找的动力。是,我不怕承认的说我也很彷徨,所以,我没办法告诉你20初世代的我们怎幺走才最好,正如我现在没办法告诉自己一样。但我只知道我们的迷惘和信念,该时时放在心里,随时问自己:「这是不是你想要的?」「如果不是该怎幺办?」无论想要怎幺走,其实到底有什幺不可以?如果才20几岁,我们都没了冒险的勇气,以后大概更不用谈了吧。

我们活这一辈子,常不知不觉就往肩上揽了好多不必要的负重,但其实生活不就是为了追求快乐,不就是为了实现理念吗?写下这篇文章,其实是为了提醒你们也提醒自己:生活,其实是握在自己手里的,谁也抢不走,谁也不该替你决定。

敬我们有点迷惘有点彷徨的20几岁!

 

敬女人们
〉〉30岁女人的美丽与脆弱
〉〉女人三十,幸福吗?
〉〉何时的女人最美?

图片:自摄
虽然很久没更新,但欧洲旅居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在这里>>法国花栗鼠慢活笔记